江西日报:走过校园四季

编者按:日,江西日报8版“我和我的校园”作品征文栏目中刊登我校学生优秀作品——《走过校园四季》。现将《江西日报》的报道全文转发如下:


  


走过校园四季


记忆的藤蔓攀长,每一段时光都像被放在端砚里研磨般细碎悠长,我在最好的年华走过东华理工大学的四季,笔墨疏宕,不完而美。

孟春见草芽,穿庭作飞花,人们总以为早春的小雨“润如酥”,东华理工的春雨却是有脾气的,坚韧不妥协的样子,一改大家对春雨柔弱的刻板印象,小炮仗似的“噼里啪啦”就来了,能打落一地绿叶。每每听着这穿林打竹声,总会想起东华理工的宋金如老师,这个努力夺回时间,“要在实验室干到一百岁”的耄耋老人,多像东华理工的春雨,看似温柔平和,实则担当坚韧,带着非要为国家做点事的“小脾气”,春风化雨,桃李芬芳。



夏天仿佛总是躁郁的,然而东华理工的夏,每一方景致都让你平静。骄阳虽烈,一路的苍翠却可以与之抗衡。核工路两旁的香樟树影斑驳,一点明、一点暗地洒在身上,我在刺眼灼热的日光下,嗅着二叠湖的曲岸浮香,看芭蕉分绿,听清风蝉鸣又有何不可?热血的年龄,戒骄戒躁,温和自持,雅致方能油然而生。



“落叶聚还散,寒鸦栖复惊”,东华理工的秋天,窗帷飒飒秋声,裹挟着骤雨扫落一地落叶。不管是旖旎万千之景,还是风卷残云之象,都各自蕴含着值得庆幸的独特。“戈壁红柳”周义朋老师在寸草不生、沙暴肆虐的戈壁扎根,潜心钻研。看着照片中周老师独自屹立在茫茫戈壁的身影,我更懂得人生不是因为环境变得重要,而是因为选择才变得有意义,无论鲜花夹道还是荆棘丛生,都有坚持的理由,这是生活的光影,变而不猛的曲折。



新雪初霁的东华理工是难得的,雪晴云淡,日光就更见寒冷,寒风切切摧梅折枝。尽管如此,图书馆门口也总有冻红了鼻尖的考研人。我想,人们对春天到来的欣喜程度取决于每个人过冬的方式,如果不是竭力对抗寒冬,就不能体会春天的温暖。辛苦考研的东华理工学子,他们的春天理应更加温暖和煦。



当暮色四下流淌,麻雀腆着肚子,扑闪着沾染余晖的翅膀,我要把东华理工的四季留下来,保存在冰箱里,很久以后,当我面对苦难,感受狂风骤雨,就把冻结的记忆取出来,慢慢融化、烧开,用它来温暖自己,给我继续前行的勇气和力量。(文/鲍开妍 图/朱思进 尚珂)


(作者为东华理工大学文法学院学生)



编辑:朱天星